发新帖

电子游戏在线_电子游戏俱乐部_前同事谈吴谢宇:普通、怂、没什么钱 追求过女经理

2020-04-08 05:45:28 713

前同事谈吴谢宇:普通、怂、没什么钱 追求过女经理

一年多以前,大俞(化名)的同事张某晋辞职了,那是个自称湖南人,但口音又不像的年轻人。

张某晋的辞职没有在这家酒吧掀起任何涟漪,因为他太普通了,和打拼在这个城市的所有人一样,老老实实工作,当了七个月的服务员,拿着4000左右的月薪。

直到涉嫌弑母的北大学子在江北机场被警方抓获,大俞才恍然,原来那个普通的张某晋,真正的名字,叫做吴谢宇。

这个名字,如今因为太多反差巨大的“标签”,倍受关注。

可是,在大俞心中,依然很难将二者划上等号。“普通,怂,没什么钱,饭量一般”,这是他对前同事张某晋的最深印象。

记忆中,这位同事留着长发,没戴眼镜,和大家的交流不多。“个性有点怂,被吼了也不敢还嘴。”他从不说家里的事,过年都会就在店里上班,抽烟也是十块二十块的,“我们打工的就是这个规格。”

如果非要说印象深刻,大俞觉得,这位前同事,一个服务员,在追他们经理,这让其他人都觉得是“不自量力”。“就是一般的追,买饮料送花请吃饭之类的。”

此前网上传言,称吴谢宇在机场被捕时,是因为去送一名女子。对此,大俞称,被逮捕时,吴谢宇确实是去送机,“他去机场送我们经理去武汉。”

彼时,大俞会奇怪,为什么同是湖南人,但张某晋的口音就和另外一个同事不一样,“现在想想,就是因为他的假身份证上是湖南吧。”

眼下,大俞有的新的疑惑,“我到现在都想不通,他为什么要杀了他妈妈,为什么好好的北大不读,混成服务员。”

最新回复 (2)
2020-04-08 10:28
引用 1
  滞留天门的头五天里,张殷成是吃不下也咽不下,来天门之前,他和妻子曾在武汉停留三天探望女儿,一家人找了当地十分火爆的馆子,馆子里桌挨桌,馆子外排队1小时。
2020-04-08 09:53
引用 2
  根据受害者的举报信,这场饭局共有十余人,参加的青年企业家不只她一人。
2020-04-08 09:16
引用 3
即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,虽然被告饲养的为小型犬只,原告饲养的为大型犬只,但根据该原则,被告未对犬只采取安全措施,并且导致原告受伤,就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返回